明月清风晓星尘

「OA」一生有你

“77-75!”

最后一球打出,踉跄了几步之后,球场另一侧的蓝色身影像是被抽空了一样倒下。球场上寂静片刻,倏而雷鸣掌声轰卷全场。看台上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站了起来,呐喊着,欢呼着,每个人脸上都是如同凯旋一般的激动。这不是一场球赛,这是两位勇士意志的拼搏!

然而,冰帝休息室中却是一片沉寂。

“输了?”

“输了。”凤长太郎将脸埋在手心,看不出神色。

“最后一年了啊,搭档。”红发拍拍前方坐的笔直,目不转睛的盯着显示屏的灰色运动装少年。

看见屏幕上的人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拍开了伸手前来搀扶的教练的手,扶着栏杆勉强走下球场的样子,背对着众人的忍足轻笑一声:“难得能看到我们队长这么不华丽的样子呢。”

“你这家伙!什么时候了你还笑的这么轻巧!你!…”宍戸亮冲上去试图揪住忍足衣领的冲动被众人压制的死死的。

这个少年是匹不折不扣的狼,放荡于外,实质拥有着不受外界声音所惑,只忠于自我的坚强实力,冷静且具有敏锐的洞察力。狼是极其善于伪装的动物,岂会让别人轻易看穿自己?到现在为止,他的笑到底出自真心还是嘲讽,自己身为他的搭档也完全分辨不出来,向日挫败的想着。

忍足的灰色身影逐渐消失在门后,众人相对无言。“算了。”凤拍拍后辈的肩“让他走吧,部长会需要他的。”

奢侈的房间布置,别致的穹顶设计,金缕勾勒的白瓷茶具,精致的墙壁镂空。冰帝的学生宿舍简直豪华的像是精装修的别墅豪宅。熟门熟路的掏出钥匙打开了最顶层套房的门,房间里面空空荡荡,只听得浴室中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。忍足扫视一圈,不见冰帝校服外套,于是便毫不避讳的推开门,果不其然看到在淋浴头下撑着墙站着的紫发少年。队服早因被水浸湿而贴在身上,冰凉的水珠顺着半长的紫灰色发丝一滴一滴向下滴落。

“你这是想在比赛之后把身体也拖垮图个同情吗?”抱臂靠在门口的忍足如是调侃着。

“出去。”淋浴头依然在淅淅沥沥的喷射着水柱,冰凉的水带来的寒意扑面而来。

“我这好心好意的来找你,就被你这么当作驴肝肺?”依旧是没心没肺的调侃。

“啊嗯?来找我?”一直撑墙站着的迹部终于抬起了头,过长的睫毛上凝着一滴一滴水珠,唇色被冻的发白。“你也是来看本大爷的笑话的吗?一届部长被一个毛还没长全的家伙给打败?”

“你也适可而止点吧迹部,输了比赛孩子一样躲在浴室里妄自菲薄这不是更逊了吗?”忍足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斜斜倚着的身子也站正。

“当初是谁与教练说这个部不需要副部长的嗯?当时那个豪情满怀壮志激烈的迹部呢?只剩下眼前这个懦夫一样的人?”

“是谁告诉教练这个部只需要一个君临天下的人来带领,副部长的存在完全没有意义?”

随着忍足的一步步逼近,满天的水花也向他扑来,凝在蓝黑色的发丝之上。

“我倒要问问你,迹部,我们部的三年被一个一年生,被你自己,这样毫不在意的踩在脚底下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。

“三年不够,我们还有四年,还有五年,不管是大学也好,职业圈也好,我们都会陪着你。你就要这样停在一场高中层次的比赛?然后看着那个家伙再压你一头毫无感触?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,只能取代你,成为最适合这个部的部长!”两人中的距离最终只剩下一掌不到。

看着他的眼睛,在他的眼中又看到了自己的蓝眸,怪不得说迹部有一双犀利而又澄澈至极的眼睛。再看仿佛要被其中的漩涡吸进灵魂,忍足缓缓将手掩住面前青年的眼睛。

迹部的瞳孔随着他的靠近逐渐变化,直到听到最后一句话,愣了半晌之后,被掩住眼睛的脸上禁不住勾起一丝微笑。“是啊,这次本大爷的确是太不华丽…唔”突如其来的温软让他有些失措,仿若是无意的蹭擦一样的蜻蜓点水。再睁眼时已回复明亮的视野,面前是忍足略显尴尬的握拳咳嗽

“抱歉,这是我能想到的让萎靡的迹部恢复精神的最快方法。”

——END

媳妇儿写给我的生贺我就负责传一下∑他们俩真是可爱死了!